福建时时彩网上平台 福建时时彩中几个有钱 福建时时彩票中奖结果 福利彩票福建时时彩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开奖11选5 福建时时彩11选5下载 福建时时彩中奖图 福建时时彩玩法心得 福建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福建时时彩下载手机版下载 福建时时彩被抓 福建时时彩类型 福建时时彩下载 福建时时彩网上购 福建时时彩平台推荐
您現在的位置:故事首頁 > 鬼故事 > 靈異鬼故事

畫臉

小故事網 時間:2016-04-26

  我在網絡上認識了一個網友,他叫阿聞,就讀藝術大學。第一次見面時對他的印象非常深刻,因為他很纖瘦且皮膚慘白。他一年四季都穿長袖黑色高領衫以及長褲。他很喜歡畫畫,尤其是油畫。

  曾問他為什么總穿高領,他回答說因為他脖子有傷不想露出來。我們很少聊到對方自身的事情。

  “愿意當我的模特兒嗎?”在一次看畫展的時候他突然問我。

  “我?不了。”我干笑搖頭。

  他的側面還蠻好看的,五官很挺但黑眼圈很深,眼睛也有點兒紅,可能是常熬夜的關系。他的耳前邊緣有道長長細細的疤。

  “你覺得人最怕什么?”他眨了一下眼,緩緩移動到下一幅畫前。

  “怕什么?怕超越自己能夠理解的事物吧。”我跟在他后頭,發現不少女孩子往這邊看。大熱天有人穿著高領黑衣長袖的確很怪。

  “例如?”他繼續問道。

  畫臉“第四度空間?鬼、惡魔、神?或者巧合的事情、機緣的狀況、因果報應。”

  “鬼不可怕吧?”他用充滿血絲的雙眸深深盯著我,“我在鬧鬼的畫室畫畫,卻從沒碰到過。”

  “鬧鬼?”對一個極度喜歡靈異的人來說,這是不能放過的八卦。

  “藝術大學的右側大樓地下室。”

  我低頭瞇著眼想,曾經傳聞藝術大學鬧鬼,說什么有幅畫里的人會走出來。

  “要參觀嗎?”他轉頭望著我。

  帶著異樣的好奇心,我跟隨著阿聞來到藝術大學。這所大學已有五十年以上的歷史,任何一棟建筑物都可以歸類為歷史文物。

  我跟著他來到大學右側的大樓門口。

  突然冷了下來。

  我轉頭看看四周,才下午快兩點而已,這樣的大熱天竟然吹來令人有點兒發寒的涼風。我莫名感到一陣不安。

  “你怕冷嗎?”他頭也不回地問我。

  “為什么這樣問?”我感到不解。

  “因為……下面很冷。”他打開沉重的玻璃大門,突然一股強風吹襲過來,仿佛有什么東西跑出來一般,而我整個人竟然因為這意外之風站不住腳,跌坐在地上。

  我尖叫著快速站起來。

  阿聞沒有理會我的舉動,也沒有回頭看,只是徑自走著。我趕緊跟隨在他后方。一下樓梯,四周的空氣仿佛瞬間降了好幾度,周圍燈光昏黃,一閃一閃,怪可怕的。

  我搓搓自己的雙臂,加快腳步。

  下了樓梯后來到地下室,那里有個小教室亮著燈,上面的掛牌寫著:畫室。

  阿聞拿出鑰匙打開門。我跟他一踏入畫室內,里面那沉重的油畫味道便撲面而來,很濃厚,讓人有些喘不過氣。

  “我一般在這里畫畫。”阿聞面無表情地看看四周。

  “我能看你的作品嗎?”我捏著鼻子詢問。

  阿聞沒回答我,自顧翻找東西。

  畫室內的四周擺放著無數作品,中間堆放著幾個石膏像,墻上掛著油畫或水彩的優質畫作,有一幅很醒目——在教室前方有幅很大的油畫掛在上頭,上面畫著一個女人的臉。她的五官很美,眼睛是閉上的,皮膚白皙透亮,帶著粉嫩,而背景是深藍色的,就像是一個女人躺在水面上。

  我被那幅畫深深吸引,很真實,有那么點兒熟悉的感覺。我不禁贊嘆畫者的厲害,她讓我想到蒙娜麗莎的微笑。

  我不禁伸手想摸這幅油畫上的女人的臉。

  “就是那張鬧鬼的。”阿聞突然說話,但沒有抬頭。

  我的手停在半空中,剛剛欣賞畫作的閑情逸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心底幽幽傳來的一股毛毛的感覺。

  “這張畫?”我盯著眼前巨大的女人的臉。這幅畫的感覺是這么平靜,怎么可能鬧鬼?

  “不是要看我的畫?”阿聞搬出幾幅畫。

  “哦。”我趕緊離開那幅畫,轉身來到他身邊,盡量不去轉頭再看那幅畫,可沒來由地一直很在意。

  阿聞的畫有十幾張,上面全是女人,有裸體、有半身、有側身、有躺著、有坐著,各種姿態姿勢都有,惟一相同的是,那些女人全都沒有臉。臉部不是一再地涂抹重畫,就是空著沒畫,五官沒有一個是完整的。

  “你為什么不畫臉?”我疑惑地問。這時候,不知道為什么感覺身后怪怪的。

  “嗯,畫不出來。”阿聞右手捏著下巴,左手扶著右手肘,開始沉思。

  “怎么說?”我看著他的側臉,身后莫名感到不自在。

  “我想要超越那幅鬧鬼的畫,雖然那張會鬧鬼,可是畫得很真實,非常不錯。我一直想畫出那種感覺,可是卻沒有辦法。”阿聞的語氣里透露著重重的失望。

  “對啊,那張畫真的很不錯。”我的脊椎感到涼涼的,“對了,那張畫怎么會鬧鬼?”

  阿聞抬頭看著我:“嗯,據說當初畫那幅畫的人,是將一個女人的臉皮狠狠地撕扯下來,然后用油彩涂抹在畫里頭,直接在上面重新畫,才畫了這張女人的臉,所以非常真實。”

  “真的假的?”我愣住。

  “無論真假,學校既然保存著這張圖,就說明沒有害處。”阿聞轉頭看那幅畫,“不過我想我一輩子都沒辦法超越那幅畫了。”

  我興奮地轉過頭。

  瞬間……

  我可以理解為什么從剛剛到現在我一直感覺我的背后不自在了,原來那是有人在盯著我——那幅畫上的女人本來是閉著眼睛的,她現在卻睜開眼,一雙深紅色且極有光澤的雙眸直直地盯著我看。

  一股極為詭異的感覺。

  “她……剛……剛剛是……”閉眼的啊!我很想直接說出來,可是嘴巴不聽話,我的雙腳也開始不聽話地發抖。

  “就說這張鬧鬼嘛,這幅畫本來擺在校長室里頭的墻壁上,由于她常常睜眼閉眼,所以就被拿下來了,但因為畫得真的太好,所以不忍收起來,就這樣擺在畫室里頭。”阿聞說完后,蹲下來收拾自己的畫。

  “我……我該走了。”我的眼睛沒辦法離開眼前這幅畫。那個女人在看著我,一直看著我。

  “很冷嗎?”阿聞頭也不回地問。

  “我在上面等你!”我什么都不管地趕緊拔腿就跑,爬上樓梯離開地下室回到一樓的地方。

  我打開厚重的玻璃大門,迎接了外頭溫熱的陽光,卻隨即撞上警衛伯伯。

  “哎喲!小心啊!”警衛吃疼地摸著胸口。

  “對不起!”我趕緊道歉。

  “你從那里出來?”警衛伯伯看著我后方的大樓門口,愣愣地打量我,“這里的大樓廢棄很久了,從來沒有學生出入,你怎么會到這里來?”

  “我?我是被人帶進去的,一個學長帶我去參觀地下室的畫室。”我緊張地說。

  警衛一聽,整張臉慘白。他看著我后方,忽然看見沉重的玻璃門前有個黑影慢慢在逼近。

  砰!砰!

  我聽見撞玻璃門的聲音。

  “異名,幫我打開。”

  啊!阿聞學長還在里頭。

  我正要轉身幫忙的時候,警衛伯伯大力拉住我的手腕,狠狠地把我帶離現場。

  “異名!幫我!幫我!”

  “你放開我啊!警衛伯伯!”我邊掙脫邊緊張地回頭看,竟然看見阿聞拼命地捶打著玻璃門,他的臉上一片血肉模糊。

  我害怕得說不出話來,不再抵抗,任憑警衛伯伯帶走了我。

  “死小孩!你看到臟東西了!”警衛伯伯把我帶到警衛室,倒了熱茶遞給我。我用那雙冷冰冰的不停顫抖的手緩緩接過來。

  “那里是有個畫室,很久以前有個很有才華的學生常在那里畫畫。他在巔峰時期畫了一張女人的臉,得到全國第一名,可是此后他再也畫不出超越那張的作品。久而久之就傳言那幅畫是用真實女人的臉畫上去的。”警衛伯伯嘆了一口氣,然后盯著電腦。

  我愣愣地看著他。

  “但,想也知道,那只是謠言啊!可是那位學生因為受不了謠言的打擊,他就在那里,半夜自毀自己的臉,用畫刀割下自己的臉皮,忍著痛把自己的臉皮貼在油畫里,再度畫出超越自己作品的女人的臉,但畫完他就死了。”警衛伯伯進入校園的檔案,點了一個視窗。

  “看,就是這幅。”

  我將視線緩緩移到電腦上,嚇得我手中的杯子掉落。

  那幅畫里的就是我今天看到的那女人的臉,還有那雙極紅的眼睛。我終于知道為什么那女人會給我熟悉感了,因為她的模樣有阿聞的感覺。

分頁:1 2 3 下一頁
故事精選
福建时时彩奖金
福建时时彩网上平台 福建时时彩中几个有钱 福建时时彩票中奖结果 福利彩票福建时时彩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开奖11选5 福建时时彩11选5下载 福建时时彩中奖图 福建时时彩玩法心得 福建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福建时时彩下载手机版下载 福建时时彩被抓 福建时时彩类型 福建时时彩下载 福建时时彩网上购 福建时时彩平台推荐
球球大作战彩金 探灵笔记鬼介绍 掘金vs马刺直播 外星争霸游戏 电子游戏黄金公主 佛罗伦萨vs拉齐奥 国际米兰虎扑论坛 法兰克福有什么值得买 腾讯分分彩开奖码查询 传奇霸业腾讯官方 三重魔力APP下载 北京塞车pk10开奖结果直播 昨晚30选5开奖结果 腾讯和平精英体验服 鹈鹕vs开拓者录像 海豚礁免费试玩